欢迎来到松隐山庄!买墓地免费上门接送看墓,提前一天预约!
全国咨询电话:021-34500659
松隐山庄
松隐山庄

松隐山庄新闻动态新闻动态

松隐山庄相关文章

首页 > 新闻动态 > 相关文章

“政教分离”:多元共存型宗教生态系统与政治互动

来源:2022-01-21 12:32:05

    十九世纪末,多元共存型的宗教文化生态伴随着帝国主义国家的入侵而形成。国家政权体制从封建专制转向了民主共和制,西双版纳土司制度受到巨大影响。至新中国成立前,宣慰司已失去了实际控制权,对傣族社会的统治逐渐受到削弱。政治结构上的变化,使西双版纳宗教生态系统从与土司政权一元关系发展到与土司政权、帝国主义、国民党政府的多元关系。也使二元型宗教文化生态发生了一些改变,伊斯兰教、基督教的嵌入,二元型宗教文化生态开始逐渐向多元共存型的宗教生态系统演变。

                松隐山庄,上海公墓,

          365.jpg

    新中国成立后,多元共存型宗教生态系统从与土司政权、帝国主义、国民党的多元关系转向了与新中国新政权的一元关系。但是,在这个政权更替,新旧制度衔接的时候,宗教随着政治势力的变化而左右摇摆,马耀在《西双版纳傣族社会经济调查总报告》中有一段关于南传佛教变化的记载:

    解放后群众生活普遍改善,在工作基础比较薄弱地区,宗教活动有了发展。如动笼全动佛爷和尚达1014人,较1948年增加了292人。全勋新建白塔4座,塔房5间,改建(拆草房盖瓦房)和新建佛寺19所,和尚宿舍11间。每项佛寺工程完工后,照例都要“败”一次,约略估计耗用半开达4万元,折合人民币(旧币)2亿元,劳动力浪费数尚未计算。

    由于生活改善,“败佛”的人更多。景洪曼卖奄的老人反映:解放后有“三好,,:“吃得好,穿得好,败得好”。1954年改革风声传出后,大小领主有意识地抓宗教活动与我对抗。去年(1954年)劲海、大动笼、景真等地区宗教活动陡增。动海土司xxx授意曼兴、夏真做了两次大赎,还亲自到曼兴去参加,全动的一些宗教建筑有很多是今年才动工的,目前有些尚未完工。现在共有十六座白塔。1954年动海当地佛寺活动刚告一段落,又有两百多人走两天路到景洪宣慰街败佛。去年10月间,景真大败白塔,外动赶去参加的约五、六千人。某些领主趁机散步谣言:“共产党要改革宗教”。许多群众见我们就说:“旁的(别的)改得,宗教改不得。”

    在工作基础较好的,封建势力有所削弱的地区,宗教活动就有减少的趋势。1954年,景洪很少有人做大败。设有学校的地方,大小和尚白天都跑到学校念书,他们对佛寺“活死人”的教育表示不满。不少年青的佛爷准备还俗,要求参加工作,或请求送往昆明学习。宣慰街及其附近9个佛寺,1948年佛爷和尚总计140人,1953年减少为81人,1954年又减少为47人。大佛寺“瓦奄”里的佛爷、和尚也减少了。“枯巴动”发牢骚说:“眼下化斋、挑水、扫地都成问题了”。

    这段文字说明新政权的建立和新中国民族宗教政策的颁布和实施,确实对南传佛教的发展带来了一些变化,曼卖奄老人的“三好”充分的表现了新中国成立后给人们生活、宗教带来的变化。但随着我党宗教改革的启动,封建残余势力抬头,人为的干扰南传佛教做贩(佛)等正常的宗教活动,阻止对宗教进行改革。同时对“工作基础较好与工作基础比较薄弱”地区进行比较,阐明宗教的不同状况,也反射了政治对宗教的影响。

    上世纪50年代后期至十一届三中全会,土司制度终结,成立宗教工作机构,并把宗教事务纳入到统一战线范畴之内。实行了彻底的宗教与政治分离,并认真贯彻执行了民族政策和宗教信仰自由政策。由此而团结、稳定了宗教界人士和信教群众。以枯巴勋为主任的46人团体到缅甸奉迎佛牙回国,并参加1956在缅甸仰光举行的第六次佛经结集大会和释迎牟尼涅架2500周年庆典。组织一次隆重仪式晋升6位长老,成立西双版纳州佛教协会。1966年后,停止一切宗教活动。全州佛爷和尚被迫全部还俗。十一届三中全会后,西双版纳宗教恢复发展。

    首先,信教群众思想的转变。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民族文化的弘扬,宗教文化作为文化的一部分,逐渐开放和发展,信教群众重新认识党的宗教政策,对宗教的认识也逐渐提高,思想上逐渐消除“宗教是鸦片”遗毒,开始认识到传统宗教是自己民族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于是一些原生型宗教的民间传承人逐渐浮出水面,出面组织和恢复弘扬传统文化,重新建立良好民族宗教传统,如勋神祭祀和奄林祭拜活动恢复。南传佛教信众齐心协力捐钱建设村寨的佛寺,村寨佛寺成为村寨中最好的建筑。佛寺托钵收入也逐年增加。景洪总佛寺每年都有信众捐款,而且部分汉传佛教也助力发展南传佛教,不定期帮助南传佛教的发展。90年代上海、广东、福建曾接纳南传佛教学僧前往学习佛法戒律,近几年不断有内地汉传佛寺僧人到西双版纳总佛寺供养。勋海县、勋腊县托钵收入也逐年增加,村寨佛寺的供养也得到部分改观。基督教开始向城镇发展,许多具有高学历的信徒和一部分从事商业活动的信徒不断加入。另外,由南传佛教与高校合作办学的方式逐渐推广,基督教神学院、伊斯兰经学院也与云南民族大学签署合作办学协议,准备开始招收基督教、伊斯兰教信徒学生。傣民族的精英分子开始有意识地保护和发展自己的民族宗教,从省一级到县一级都建立了傣族文化研究学会,在调查过程中遇到供职于政府部门傣族同胞还感叹要保护自己的民族文化。综上所述,政府部门、民间、以及傣族信众都认识到傣民族文化保护重要性,并逐渐形成合力,使傣族宗教文化开始恢复和重建。

    其次是各种类型宗教的恢复和发展。原生型宗教恢复和发展主要表现在人们光明正大的参加勋神、寨神、寨神、毫林祭祀。每个寨子在原址重新树立寨神、寨心,并且每年举行祭祀活动。南传佛教僧侣开始重新回到佛寺,甚至跑到国外佛爷和尚也逐渐回到佛寺中,逐渐开放一些佛寺,从此走上正常的宗教活动之路。于是,遴选僧人到泰国、缅甸或内地学习,成立州佛教学校,后来发展成为西双版纳州佛学院。目前,学成归国的学僧都分别在佛寺或佛教协会担任要职,如云南省佛教学院副院长,总佛寺二佛爷,勋腊县佛教协会会长、秘书长等,同时云南省佛教学院与云南民族大学合办国民教育班毕业100余人,他们分别回到西双版纳各县区,比如勋景莱佛寺住持,勋海佛协秘书长。一些初中毕业的学生重新走进佛寺,如勋海县已有较多小孩出家为僧,腊县近两年也收小和尚10余人。基督教堂和人数逐年增长,教堂己发展到25所,民间统计人数约有万余(官方数据8000人)。伊斯兰教清真寺和人数也逐年在增长,并与省内各地频繁交往,励海县勋峦回寨庆祝穆罕默德诞辰1400余年时,有大理,玉溪通海、景洪等地穆斯林前往参加。

    综上所述,西双版纳州宗教生态系统总体上处于恢复上升发展时期。随着政治和宗教的分离,彼此间的影响会逐渐发生变化,影响途径和方式变得更加多元化。特别是公民社会建设进一步推进,宗教受政治体制影响的程度会越来越小,影响的方式将变得更加隐蔽。

    政治与宗教的关系历来是双向的,政治影响宗教的同时,也会受到宗教的影响,历史己经证明了这一点。西双版纳宗教生态系统的发展逐渐影响政府的宗教政策。政府的宗教工作随宗教生态系统的发展而进行创新与改革。宗教与政治关系变化,影响了宗教生态系统对政治的影响。新中国成立前,傣族社会宗教生态系统附着于政治政权之上,宗教在其政治生活中扮演重要角色,在一定程度上还左右了其政治发展,但是,随新中国成立后,政治结构的变化,宗教从政治系统中分离出来,宗教生态系统对其的影响力就逐渐减小。但是这种影响仍然存在,己经不再起决定性作用而仅仅成为政府制定政策的依据。